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香山玉踪】14(完)

作者:lucylaw 字数:14462 :thread-9162326-1-1.

【老张头,有些日子没见了。】

【哎哟,这不是陆尚书府上的老吴吗?今天怎么穿的这么喜庆了。】

这老张头是陆府对面紫阳街的高升货铺的老板,今日早晨起来,就见陆府的 人忙紧忙出的,四处张灯结彩。正待招人打听一下,去见到有些日子没见到的陆 府管事老吴来到了店里。

【哈哈,老张你还不知道吗?后日就是我家二小姐和张相家公子的婚期了。】

【哦?原来是陆小姐的大婚啊,我昨日办货才归来,尚且不知,真是可喜可 贺啊。】

【这可不是嘛,你看,今日太太吩咐,每个下人打赏二两银子,每个管事打 赏十两。我这不是偷个闲,找你来一起喝酒吗?】

这陆德昭本来就是刑部尚书,而张贤恭更加是权倾朝野,他们两家的婚礼自 然是风光无限,整条街都洋溢着婚礼的喜庆。

【小姐,你看是用哪一根簪子呢?】从几天前,府上的侍女和老妈子就忙坏 了,一应物品的准备工作把他们忙得不可开交。尤其是陆筱芸的贴身侍女玲儿, 更是忙紧忙出,跑个不停。

现在玲儿正捧着一大盘子的簪子在陆筱芸面前。这种大户人间的小姐,自然 首饰是不计其数,眼前的盘子里,光簪子就有二十几件,这还是玲儿替陆筱芸选 过一遍的了。

但陆筱芸只是简单地看了看盘中的簪子,幽幽说道,说道:【随便吧,你替 我选一个就好。】

玲儿看了看陆筱芸,心中叹了口气,三个月之前小姐回来后就一直是闷闷不 乐,虽然众人是极力讨好小姐,但也难以让陆筱芸回到以那样开心的样子。尤其 是阿六的离世,让这个不经世事的少女也多了几分老成。

【玲儿,你有没有心中一直在等一个人的感觉呢?】陆筱芸突然问道。

【有啊,小姐你出去了小半年,我天天都在盼着你,担心你吃不好,睡不好。】

听了这话,陆筱芸嘴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说道:【不是这种感觉,是那种 让人没有心思吃饭,没有心思睡觉,就想见到对方,哪怕只有以免的感觉。】

玲儿摇了摇头,说道:【小姐,我不懂你说的。】

陆筱芸看着单纯的玲儿,就像看着以前的自己一样,嘻嘻一笑,拿起一只簪 子,说道:【来,玲儿,这只是送给你的。】

【不要,小姐,这,这太贵重,折煞婢子了。】玲儿急忙推辞。

【这有什么,不过是一个簪子,】陆筱芸说道:【而且,几天后还有一件事 情要着落到你的身上。】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狡邪的微笑。

两日之后的陆府自然是更加热闹,一大早上所有人的都喜气洋洋地忙碌着。

虽然离婚礼还有几个时辰,但陆筱芸已经穿着打扮好了。

此时他穿着一身大红的礼服,戴满了了各式的首饰。这礼服是极好的,上等 的绸缎和珍珠经过高明的匠人精心缝制而成。这首饰也是极好的,就连皇宫中的 嫔妃,也未必有这么好成色的首饰。

然而,美若天仙的陆筱芸,此时却呆呆地独自坐在房中,没人别人的陪伴, 甚至连贴身的玲儿都不在。

是陆筱芸要她们回避的,因为她想静一静,时间已经随着一切的回忆开始倒 转,她的思绪,已经回到了半年前,当父亲终于答应自己可以跟着阿六叔出去见 一见世面的时候。

那时她的心中,只有满满的期待,虽然有不知道的危险在等着自己,但自己 竟然没有一丝的恐惧。只是那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大少,让自己时常为之气结。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竟然发现,这个叫霍青玉的男人,并没有那么 地令人讨厌。他的睿智,机敏以及高卓的武功,总是让她觉得十分有安全感,甚 至有时会从心中泛起一点点仰慕。

这一定是幻觉,当时她不断告诉自己,因为高傲的她,怎么可能对这样一个 江湖少年产生这种感觉。然而当他在风陵渡救下自己的时候,一种特别的感觉就 从心里难以抑制地涌出了。

想到这里,陆筱芸低了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礼服,突然觉得很自己很好笑, 明明与别人已经有了婚约,却控制不住对这个花花大少的感觉。那天在鬼礁石, 他给自己用【那种方法】解毒的时候。自己虽然惊讶,但其实并没有生气。看着 他的胯下之物,自己直觉心绪难以控制,就像是灼热的火焰要从肚子中涌出一样。

正因这个原因,他才会在月牙岛上半夜跑去偷窥陆筱芸和阿美的【春宫戏】。

也是在那次,自己真正实在地完整地,了解到男女的交合是什么样的子。

陆筱芸起身,自己倒了一杯凉茶,自己最近每次想着霍青玉的时候,就会身 子难受。

凉茶下肚后,难受的感觉稍微好一点。以前少不经事的她,现在已经懂得了 男女的情欲,她知道,这是自己的身子也在想他了。这种感觉在月牙岛那晚之后 就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

因此,在那晚被霍青玉救下来后,在那个山壁上漆黑的山洞里。自己才会忍 不住向他献上自己的初吻,还有  自己竟然忍不住让他亲吻了自己那从未让人 触及的胸部。

想到这里,她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已经不断起伏的胸部。那种火热的感觉, 竟然是那么地让人荡漾。然而自己却被一切束缚着,一道巨大的鸿沟让自己和他 不能在一起。哪怕是男女间最简单的情爱也得不到。因此,自己才会鼓动蒲心兰 与霍青玉一起欢好。

其实她和霍青玉都清楚,蒲心兰不过是她的替代品。当霍青玉最后趴在蒲心 兰身上,却紧紧地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时候,自己完全能够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情绪。

【唉,冤家,真不知道此生还能否与你想见。】陆筱芸打开了身边的箱子, 里面有一个精美的盒子。盒子打开,一个碧绿的扳指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霍青玉那天和自己分别的时候送的自己的纪念,痴痴地看着扳指,陆筱 芸心中突然一阵酸楚。眼睛微微一闭后,两行晶莹的眼泪竟然从脸颊滑落。

【喂,大喜的日子,我们的大小姐在哭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然而这声音又仿佛是从天边飘来一样,因为这一切来的太虚幻,太不可思议。

然而,陆筱芸还是慢慢了眼睛,虽然睁开眼睛后,一切可能只是她的一种幻 觉,但她还是睁开了。

但他并没有失望,那个让自己日夜思念的霍青玉,正笑嘻嘻地站在面前看着 自己。

【大流氓,】陆筱芸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绪了,冲过去抱住了霍青玉。霍 青玉并没有拒绝,认识任由陆筱芸死死地抱住自己,直到都快难以喘息了。

过了好一阵,霍青玉才悄悄地说道:【小姐,你都抱得我没法呼吸了。】

这时,陆筱芸才回过神来,离开了霍青玉的身体,然后重重地拍了他的胸膛 一下,说道:【谁叫你也不来看我。说,这几个月跑哪里去了,有骗了多少姑娘。】

霍青玉哈哈一笑,说道:【哪里啊,把大哥的事情了解完后,我去了一趟江 西。】

【江西?你去那里干嘛。】

【为了帮你找一样东西。】霍青玉说道。

【帮我?】

【嗯,你知道你母亲是哪里人吗?】霍青玉说的,自然是指陆筱芸的母亲万 花仙子。

陆筱芸摇了摇头,眼神中充满了疑问。

【我在江湖上查了几日,你母亲原本是江西人。因此,大哥曾经将你母亲, 葬在了她江西的老家。】

【那你去江西干什么?】陆筱芸问道。

【为了找这个。】霍青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布包,打开后,里面是一根精 美的簪子。一头是一朵黄金打造的精美的茶花。

【这是什么?】陆筱芸问道。

【这是你母亲当年最喜欢的一根簪子,是她在出嫁的时候,她的师娘送给她 的。你母亲出嫁的时候,遭到师门的严厉反对,但你们的师娘却十分疼爱你娘。

因此,将她最好的一根簪子送给你你娘。【

【你是说,这是我娘的嫁妆?】

【是的,你娘死于非命。因此大哥就用这个簪子,在江西老家为她立了个衣 冠冢。】

【你这几个月都在找这个簪子?】

【不错,因为大哥并没有说名这个衣冠冢的所在,因此着实花了些时间。我 想,与其让它长眠地下,不然让它继续看着你的出嫁吧。】

霍青玉的话,让陆筱芸心中五味杂陈,思绪万千,痴痴地发呆了。

【好了,别想太多,戴上看看吧。】霍青玉说道,就温柔地替陆筱芸除去了 头上的发簪,然后将自己手中的发簪插在了陆筱芸发髻上。接着拿起一旁的铜镜, 递给了陆筱芸。

陆筱芸看了看镜中的自己,然后转头对霍青玉说:【好看吗?】

【那真是天仙下凡啊。】霍青玉笑着说道。

【呸,又来的油腔滑调】陆筱芸总是是笑了,笑得就像发簪上的茶花一样, 没有那种富豪的娇妻,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的美。

【那如此这般,我便告辞了吧。】霍青玉说道。

【什么,这么快就要走?】

【嗯,心愿已了,而且你也要出嫁了,我还是离开吧。】霍青玉正色说道。

陆筱芸沉默了,刚才的好心情突然又变得凝重起来,默不作声地看着霍青玉。

【小姐珍重,小的告辞】霍青玉拱了拱手,就要离开。

【喂!】陆筱芸突然叫住了霍青玉,说道:【你就这么走了啊。】

【小姐是什么意思?】霍青玉问道。

陆筱芸突然红着脸,小声地说道:【你为我找到了这么宝贵的东西,我都还 没谢你,你不能走。】

霍青玉笑着说道:【区区之劳,何足挂齿。】

【那不行,我说要就要。】陆筱芸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坚定,突然又走到霍青 玉的面前,轻轻在他耳边说:【不如,我把我的身子给你吧。】

【什么?】霍青玉着实大吃了一惊,他哪里想到陆筱芸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陆筱芸已经双手环上了霍青玉的脖子了,低声说道:【傻瓜,知道人家 为什么叫你来见我吗?知道为什么这么早我就打扮好嘛?其实我就是等着你的, 只要你肯来,我就愿意把一切奉献给你。】

不得不说陆筱芸的想法确实太过于大胆,在即将出嫁的时候,在自己的闺房 把身子交给另外一个男人,这种想法让霍青玉这种花花大少都有点惊慌失措。

【可是,你马上就要出嫁了。】

【所以我们才要抓紧时间啊。】陆筱芸的表情突然变了,有严肃,有坚定。

但更多的是那种在熔灵岛上最后一晚的时候看自己的那种温柔。

【放心吧,婚礼还有好几个时辰,我让我的贴身丫鬟玲儿守住了小院的门, 说我还在休息,没有我的许可,任何人都不能进来的。】

欲火,在身体内开始燃烧,霍青玉抱住了陆筱芸,那种有力的拥抱,让陆筱 芸顿时软化。

霍青玉凑上头去,在陆筱芸脸颊上亲了一下,却突然说道:【谢小姐的垂青, 但你是大哥的掌上明珠,我不能伤害你。】

说着,便挣脱了陆筱芸的怀抱。即使是这个不羁的浪子,最终,也输给了世 俗的礼教。

【霍青玉真的要走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陆筱芸心中突然这句话开始强 烈的翻滚。一种强烈的失望和挫败感涌上心头,让她本来已经开始汹涌的欲火, 一下子熄灭得干干净净。

【你走吧,】陆筱芸叹了口气,转过身子,背对着霍青玉说:【你走吧,走 了就永远别出现,因为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因为你完全不懂我,更不懂我 的心,那我何苦又将你放在心上】这话中并没有十足的愤怒,但却十分坚定,显 然充满的是无尽的失望与苦涩。

她本来鼓足勇气,想要把握最后的机会,为此,她甚至偷偷看了好多回的春 宫书,只为了这最后一次的欢愉。

她计划好了一切,让玲儿替她把风,提前把自己打扮好。然而,令她想不到 的是,这个花花大少竟然不领情。

霍青玉听得出陆筱芸的情绪,但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这样,就很难真正的让 陆筱芸摆脱他的情感。而这种感情一直拖下去的话,对他自己来说到无所谓,毕 竟,女儿他多得是。但对于陆筱芸来说,确实一种永远的纠结,这种纠结不光会 伤害她自己,甚至还会影响陆德昭,引起张世栋家族的仇恨,于是,他决定狠心 地离开。

然而,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脚就像是绑了千斤重的铁块一般,竟然连一步 也迈不出。

他经历过无数的女人,其中不乏绝顶美女,或者是名门美妇。但陆筱芸给他 的感觉,却是从没有过的。他本以为自己面对任何女人,都可能游刃有余,甚至 即使是在鬼礁石的岩洞里,陆筱芸在自己肉棒顶端那动人一吻,也没有让自己乱 方寸。

但当自己在熔灵岛最后和陆筱芸十指相扣的时候,两人的情感,似乎通过了 双手相互流传。两人都是有着不幸的童年,却有着旁人眼里幸运的青春,但一个 是没法选择自己婚姻的名门千金,一个是只能和不同的女人得到露水一般感情的 大少。两人的内心世界太过于相似,也许正因如此,两人身上才有一种与生俱来 的默契吧。

两人的命运,都被一些东西禁锢着,即使是他这种无所畏惧的人,也难以冲 破这种禁锢。眼下,虽然陆筱芸解放了自己的禁锢,但自己却依然被禁锢着。

各种情绪,在霍青玉心中翻滚。

突然,霍青玉转过身来,发疯般地跑到了陆筱芸的身后,用力地抱住了陆筱 芸,疯狂地亲吻着她的耳垂和脖颈。

【我要得到你,我要得到你   】霍青玉一边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一边用 力地抚摸着陆筱芸的身体,先是平坦的腹部,然后是高耸的胸部。心中的情绪再 也没有被禁锢,一切,从这一刻真的开始解放。

被霍青玉抱着的陆筱芸,闭上了眼睛,眼泪再次滑下,但却是充满了喜悦, 从她的眼角和嘴角,可以明显地看出夙愿的偿的幸福。

霍青玉掰过了陆筱芸的身子,重重地吻在了她火热的红唇上。没有山洞时的 温柔,他用最强烈的吻刺激着陆筱芸的神经。陆筱芸不断地应和着,伸出了舌头, 接受着霍青玉舌尖的挑逗。

两人一边亲吻,一边用力地用双手抚摸着对方的背脊和臀部。热吻进行了很 久才停了下来,当两人的唇分开的时候,两人都因为刚才的窒息而气喘嘘嘘,只 能彼此用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来保持住平衡。

【噗呲】,陆筱芸突然笑了出来,一边用食指轻抚着霍青玉的嘴唇,一边笑 着说道:【大流氓,你不是不要我吗。叫你装君子,你接着装啊,装了君子,就 得不到本小姐的身子了。】

说着,便将霍青玉往一帮的逍遥椅上一推,说道:【大流氓,你知道吗,我 为了你,偷偷看了好多书。】

霍青玉舒舒服服地躺在逍遥椅内,他自然知道陆筱芸说的书是指什么。陆筱 芸并没有立即趴在他身上,但他并不着急,静静地等着陆筱芸自己的送上来。

陆筱芸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开始慢慢地解开了了自己的腰带,镶满金丝和 宝石的腰带,被主人毫不怜惜地扔在了地上。

随着腰带的滑落,身上的衣襟已经可以轻易地拉开。贴身的礼服内,竟然不 着丝缕,虽然只是一道缝,但陆筱芸深深的乳沟,平台的腹部,已经清晰可见, 尤其是下摆处露出的一点点的柔软的体毛,更是让人心神荡漾。即使是霍青玉, 也满意把持。

陆筱芸白了一眼色予魂授的霍青玉,缓缓地拉开了衣襟。那另人怀念无比的 高耸的玉乳,光滑的肌肤,以及两腿间神秘的地带,再一次出现在霍青玉的面前。

陆筱芸并没有将礼服完全脱下,而只是将衣襟敞开,但这样给霍青玉的刺激 更加强烈,除了美感之外,强烈的征服感也从心中升起。

陆筱芸缓缓地跨坐在了霍青玉的腿上,和熔灵岛山洞中的姿势一模一样。然 而比起那漆黑的山洞,现在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每一寸洁白的肌肤。硕大的玉乳 没有一丝的变形,在主人激烈跳动的心脏的带动下,轻轻地颤抖着,连带着顶尖 粉嫩的蓓蕾。

没有任何的犹豫,霍青玉立即低头含住了其中一只蓓蕾,而另一只玉乳也被 火热的手掌覆盖。

比起第一次被霍青玉亲吻自己玉乳的时候,此时的陆筱芸没有那么紧张,这 让她心中的情欲更好地释放。

霍青玉一边用力地揉捏着玉乳,一边不断用来回刺激着两颗蓓蕾。他的舌头 本就灵活,此时更是高速地在蓓蕾上碾磨着。一边用力地吮吸,一边还突然轻轻 地咬上一口。高超的技巧,让陆筱芸不断地呻吟着。

【大流氓,人家的胸舒服吗?】陆筱芸竟然主动地用语言挑逗霍青玉。

【小姐的玉乳,真是人间极品。】霍青玉一边吃吃地回答,一边并没有停下 自己的动作。

【呸,人家的可是天上的东西。】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地将自己的双乳 顶向霍青玉。

真正是甜蜜的痛苦。陆筱芸玉乳的柔软和光滑,让霍青玉就像是身处仙境一 般,但也同时让他窒息。

于是,他只好伸手,轻轻在陆筱芸的大腿内侧一摸。收到刺激的陆筱芸,身 子一缩,这才让霍青玉得意喘息。

看着身下喘着粗气的霍青玉,陆筱芸才明白,刚才自己用力过猛了。不好意 思地看着霍青玉,然后满怀歉意地在他脸上亲了你一样。小声地说道:【之前是 你教会了我接吻,现在,人家自学了好多东西,还请师傅验收一下徒儿的学习成 果。】

说完,陆筱芸就一边替霍青玉解开了身上的衣物,一边开始不断用红唇和舌 尖亲吻着霍青玉的每一寸肌肤。从脖颈,到胸前的结实的胸肌,腹肌。每一个亲 吻,都温柔和有力,就像是细心的妻子在替自己的丈夫擦拭身体一般。

不一会儿,霍青玉的上身已经被陆筱芸的晶莹的唾液布满。而陆筱芸的吻, 也来到了腹肌的尽头。

没有一丝的犹豫,陆筱芸理解解开了紧紧系在霍青玉腰间的裤袋,缓缓将里 外裤子一起落下。

【啊】陆筱芸一声惊呼,原来由于霍青玉那巨大的肉棒早已十分勃起,一直 被束缚在裤子里,自己刚一拉下霍青玉的裤子,巨大的肉棒竟然弹了出来,轻轻 地打在了凑在旁边的陆筱芸的脸上。

这不是陆筱芸第一次看到霍青玉的胯下之物,但以前只是为了满足霍青玉, 然而这一次,不光是为了满足霍青玉,同时他也会给自己带来期盼已久的欢愉。

轻轻地,陆筱芸伸出了一只手,握住了霍青玉硕大的肉棒,刚一触到肉棒, 指尖的凉气和肉棒的火热立即引得两人心中一阵激荡。

【好大】陆筱芸握着肉棒轻轻地套弄起来,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确实第一 次看得如此的清楚,因此陆筱芸心中还是充满了好奇感。【这些青筋就像老树的 藤蔓一般,缠着一根大木棍一样。】

【哈哈,这可不是木棍,是天上的仙人棍】霍青玉用同样的话回复着陆筱芸。

陆筱芸没有答话,依然低头仔细打量着霍青玉的胯下之物,套弄了一会儿后, 突然轻启檀口,竟然将肉棒含了进去。霍青玉本道陆筱芸只会简单地替他套弄一 下,他压根儿没想到这个出身豪门的千金小姐会给他品箫。但此时,陆筱芸确实 正将他粗大的肉棒含在口中,一边吮吸,一边吞吐着。

【啊,就是这样,用舌头,不要用牙齿。】霍青玉一边教导着陆筱芸,一边 享受着她的服侍。陆筱芸的天资果然出色,很快就掌握了品箫的技巧,霍青玉现 在才明白陆筱芸把他推在逍遥椅里面的用意,不由得赞许地用小腿摩擦着陆筱芸 裸露在外面的玉乳。

此时已经是接近中午了,陆德昭的夫人让人给陆筱芸送来了充饥的食物,却 吃了一个闭门羹,被玲儿拦在了陆筱芸独自居住的小院门外。只说小姐现在身体 略有不适,需要休息片刻。收下了饭食,却打发仆人回去了。

仆人哪里知道,此时他们那个恭谨淑德的小姐,此时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腿间, 激烈而动情地替他吮吸着胯下的肉棒。陆筱芸身上的礼服已经几乎完全敞开,只 是勉强地被双臂挂在身上,头上的发髻也被解开,柔软的长发不断地摆动着。此 时那里在她的身上看得出半分千金小姐的矜持,活脱脱如同一个春情勃发的荡妇 一般。

霍青玉一边享受,一边爱惜地用手抚摩着陆筱芸的头顶。两人四目相对,说 不出的温情在来回交流着。

直到口唇有点发酸,陆筱芸才缓缓吐出肉棒,然而她的动作并没有停止,略 一休息,然后便伸出了舌尖,开始温柔地舔着霍青玉肉棒下的两粒肉丸,一边舔 着,一边还张大嘴,努力地吮吸着。相比起肉棒,这样的吮吸,更让霍青玉有一 种灵魂被吸释的冲动感。这种冲动感如此的强烈,倘若换了普通的男人,此时的 刺激已经能让人一泻如注了。

但霍青玉不是普通的男人,此时的吮吸让他的肉棒更加坚硬,从陆筱芸的角 度来看,就像是昂首挺立的龙头一般。陆筱芸伸手握住肉棒轻轻套弄着,而香舌 已经义无反顾地往下一滑。同时伸出另外一只手,抱着霍青玉的腿往下拉了拉。

霍青玉立即会意,身子往下滑了一滑,同时将双腿轻轻抬起,好让陆筱芸的 舌头可以继续下滑,最后,竟然到达了霍青玉的菊门,轻轻地用舌尖挑逗着菊门,

霍青玉不是没有女人给他轻吻过菊门,但是之前都是那些青楼妓馆的淫娃荡 妇。那里如同眼前这名门少女一般。菊门的一样的快感传来,加上心头强烈的征 服感,让霍青玉不禁从嗓子里发出了一阵轻轻的呻吟。

这呻吟似乎是对陆筱芸的最好的奖励,不得不说,陆筱芸在床第之术上,不 光天赋过人,而且思想也比很多女人大胆。她不断从肉棒到菊门的舔吸着,还不 时直起身子,托着丰满的玉乳,用充满了唾液的肉棒轻轻触碰着突起的蓓蕾。

【大流氓,我学得可好。】此时陆筱芸正用双乳夹着霍青玉的肉棒套弄着, 开着肉棒在陆筱芸的两乳间进进出出,每次托起,都让自己肉棒顶端完全被玉乳 包裹,而每次压下,自己的肉棒就像出鞘的利剑一般,从乳间刺出,一下一下地 顶着陆筱芸的下巴。

霍青玉笑着说道:【想不到你竟然领悟得这么快。】说着,便拉起有些疲惫 的陆筱芸,坐在了自己的一条腿上,一边抚摸着,一边轻轻咬着陆筱芸的耳垂。

这里本就是陆筱芸的敏感地带,这样一咬,立即动情地说道:【人家是为了 你嘛,人家看了一个月的风月书,就是为了这一刻。】

霍青玉微微一笑,抱着陆筱芸,站起了身子。然而并没有抱着陆筱芸走向一 旁的绣床,而是将她轻轻地放在了旁边的书桌上。陆筱芸本来好奇,他为什么将 自己放在书桌上。但是霍青玉却将她的双腿一抬,这个动作立即让她明白霍青玉 的用意。虽然害羞,却还是慢慢分开了双腿。

此时,陆筱芸私密的下体,正一览无余地对着霍青玉,柔软的体毛整齐地长 在了花径的上面,而已经渗出了几滴晶莹的蜜汁,如同露水一般,停留在秘洞口 粉嫩的花瓣上。

陆筱芸害羞地把头扭到一边,却用双手趁着身子,将自己的双腿更大地打开。

这种姿势,将面对自己的爱郎的少女的内心完全刻画得清清楚楚,那种充满 羞涩而又期待的表情,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而比起躺在床上,书桌的高度 让霍青玉更好地欣赏着少女秘洞的美景。

处女就是处女,秘洞的粉嫩和紧致光是通过看就可以感受到。即使是霍青玉, 也被眼前的少女紧紧吸引着,忍不住低头凑了上去。陆筱芸知道霍青玉要干什么, 虽然害羞,却仍然温柔地抱住了霍青玉的头,任由他离自己最私密的地方越来越 近,直到霍青玉的呼吸已经清晰而强烈地喷在了陆筱芸的下体上。

此时的陆筱芸,就像是受冻的小猫一样,腿部的肌肉不停地颤抖着,带动秘 洞的两篇花瓣一起轻微地抖动。然而,霍青玉偏偏就像是挑逗自己一般,没有任 何的下一步动作。这样的等待,让陆筱芸又是难收,又是渴求,突然只觉得下体 一热,一滴晶莹的蜜汁从秘洞口竟然快速地涌出来,就像是要飞溅一般。

就在这时刻,霍青玉突然伸出了舌头,重重地舔在了陆筱芸的秘洞口,将刚 才那滴蜜汁完完整整地吸入了嘴唇的同时,火热的舌头和陆筱芸的下体紧紧地融 为了一体。

【啊  】许久没有听到的陆筱芸的娇啼再次响起,这一声一下让霍青玉的 思绪,回到了那个神秘的山洞里,两人第一次热情相拥时的情景。只觉得心中一 热,继续努力地开始在陆筱芸的秘洞口舔吸起来。

【啊  呀  】陆筱芸的声音更加地婉转,比起以前的呻吟更加地激烈。

即使是丝毫没有男女经验的人,也会被这种声音惹得欲火中烧,更何况是霍 青玉这种风流公子呢。单从声音中,就可以感受出陆筱芸的动情。

于是霍青玉更加努力地动作着,现在的他,甚至放弃了自己的欲望,只想让 陆筱芸在这仅有的欢好中得到最大的快乐。但其实他也不必过多考虑自己,因为 他清楚,对于男人来说,让这样一个稀世美女得到最大的快乐的情欲的同时,男 人自然会得最大的快感。很多世俗的男人认为女人对自己的臣服就是最大的满足, 但其实这只是粗浅地见解,让女人的身体臣服与男人,你只需要一点武力,让女 人的心灵臣服,就需要更多的努力。而要让女人的身心同时向你臣服,甚至愿意 变成你身上的一块肉,一片肌肤,那就得付出千百倍的努力,从你的身材想到, 到人格地位,都是让女人被你征服的要素。除了这些之外,强健的体能和高超的 床第技巧更是必不可少的。

毫无疑问,霍青玉是少有的让女人真正觉得完美的男人,而这样的男人此刻 正用心地趴在自己身下,不断用舌头挑逗着自己的秘洞,陆筱芸终于体会到什么 叫如在云端的感觉。

霍青玉一边舔吸着,一双大手也不老实地活动着,一会儿绕道陆筱芸身后, 用力地揉捏着充满弹性的臀部,一会儿伸到胸前尽情把玩那一对如同玉兔一样不 断跳跃的玉乳。

陆筱芸的秘洞已经在激烈的热吻下张开,蜜豆也在刺激下充血肿胀地突起, 就像是熟透的果实一样挂在洞口。每一下当霍青玉的舌尖划过,巨大的刺激就会 让陆筱芸双腿一紧,蜜豆立时被两片火热的花瓣包裹。然而霍青玉只需要在花瓣 两边轻轻舔上一舔,就立即如花瓣立即就绽放一般向两边分开,而蜜豆也重新出 现在霍青玉眼前。

当霍青玉的头离开路筱芸的下体的时候,书桌上已经被一大摊的水渍覆盖了, 真不知道这水渍中,有多少是霍青玉的唾液,是陆筱芸的蜜汁。只知道此时两人 已经彻底融化一般,即使还没有最后的交合,但已经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

是时候了,霍青玉抱起了陆筱芸,慢慢向床榻走去。陆筱芸虽然紧张,但心 中更多的是期盼和渴望。因此她并没有垂下头,而是一直动情地凝视着霍青玉, 她不愿意放弃任何一点和他情感交流的时刻。

名贵的婚服被扔在了地上,这不重要。珍贵的首饰也如同弊履一眼丢在一边, 这也不重要。此时霍青玉和陆筱芸躺在床上,两人已经完全赤裸地相拥在一起。

没有刚才的狂热,反而更像是已经多年同床的老夫妻一般。他们心中清楚, 自己想会进入彼此的最后的防线。这一刻的来临,是那么地自然,没有一丝的矫 揉造作。

霍青玉紧紧地趴在了陆筱芸的身上,一边看着身下动情的少女。陆筱芸的眼 睛眯成了一道缝,和所有初经人事的少女一样,心中巨大的刺激让自己挣不开眼 睛,但她却又不远放弃和霍青玉在一起享受的每一个时刻,努力地让自己的眼睛 不再闭上。

当霍青玉的手抚向陆筱芸两腿之间的时候,陆筱芸顺从地分开了双腿。只是 一下,霍青玉的肉棒就准确地抵在了陆筱芸的秘洞口。比起刚才口舌的刺激,肉 棒带给陆筱芸的刺激就更加强烈了。【啊,】娇柔的声音,伴随着一下猛烈的颤 动,蜜汁再一次充秘洞里喷涌出来,顺着肉棒的间断,流满了整个下身。

霍青玉并没有急着进入陆筱芸的身体,而是轻轻地用肉棒在洞口碾磨着。

【舒服吗?】霍青玉温柔地问道。【嗯,】陆筱芸羞涩地点了点头,肉棒的 爱抚让陆筱芸的紧张感慢慢消除,两腿也更加松弛,此时肉棒的顶端已经紧紧和 秘洞贴在一起,陆筱芸知道,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我要来了,】霍青玉说道。

不需要更多的回答,陆筱芸紧紧地抱住了霍青玉,这就是最好的回答。霍青 玉抱着陆筱芸,腰部微微一沉,肉棒已经分开了早已经湿润的秘洞口。虽然只进 去了一两分,但秘洞的火热和惊人的弹性,已经清晰地从霍青玉的肉棒传递了过 来。

【痛  】和所有的少女一样,初尝禁果的刺痛让陆筱芸浑身紧缩,双腿也 是紧紧一闭,本来已经进入了一点的肉棒,一下又被推了出来。霍青玉知道,这 是正常的反应,于是并没有急于强行进入陆筱芸的身体。只是不断地抚摸着陆筱 芸的身子,让她再次放松下来。当放松后,霍青玉就继续挺进,而挺进的刺痛又 让陆筱芸再一次把他的肉棒推出来。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反反复复了好几次,直到两人已经浑身是汗了,却一点 没有进入。当再一次把霍青玉的肉棒挤出去的时候,陆筱芸已经气喘吁吁了,看 着并没有焦躁生气的男人,陆筱芸不好意思,爱怜地替他抹去了额头的汗珠,不 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

霍青玉笑了笑,说着:【没事,放松身体,我们再来。】说着,就要再一次 尝试,而这一次,陆筱芸坚定地点了点头,双手紧紧抱住了霍青玉的肩膀,而双 腿也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腰肢,将自己的秘洞最大限度地暴露在霍青玉身下。

【啊  】一声尖叫般的呻吟,肉棒终于进入了秘洞,也许是刚才的反复让 陆筱芸洞口的肌肉松弛开,这一次,肉棒终于顺着秘洞,进入了陆筱芸的身体。

虽然只有龟头的一点,但肉壁强烈的弹力已经让霍青玉舒爽不已了。

【疼吗,】霍青玉温柔地问道。令他惊讶的是,陆筱芸竟然摇了摇头,小声 说道:【一开始有一点,但是现在觉得你的那个东西好热,好胀,让人情不自禁 想让他多进来一点。】说着,尽然开始慢慢地扭动着身子迎合这霍青玉。

然而,一个更加困难的问题,已经摆在了霍青玉面前,一阵挺进后,龟头已 经触碰到了那一层处女的象征。陆筱芸也知道,刚才的欢好,不过是前菜,下面 才是真正的环节,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

然而霍青玉已经开始运动了,强烈的撕裂般的刺痛,让陆筱芸近乎疯狂般地 抱住霍青玉,两腿就像是铁箍一般钳在霍青玉腰上。看着眼前霍青玉健硕的肩膀 肌肉,陆筱芸没有迟疑,立即一口压住了霍青玉的肩膀,让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的 疼痛。

【啊  】,【啊  】两个声音想起,一声是来自霍青玉,陆筱芸刚才这 一下,几乎已经咬破他的肌肤。而另外一声,则是来自陆筱芸,霍青玉终于突破 了最后的障碍,一下子肉棒钻进了陆筱芸身体的深处。

霍青玉立即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他知道,现在少女的疼痛还没有过去,不能 太过于激烈,只能让她先适应自己的尺寸。于是干脆抱着他,一个翻身,让她趴 在自己的身上。

没有了身上的压迫感,陆筱芸立即失去了力气,瘫软地趴在霍青玉身上,而 这样,反而更加好地感受彼此下体带来的快感。

【咦?】霍青玉惊讶地发现,陆筱芸的下体的弹性,尽然是十分惊人,肉壁 紧紧地包着自己的肉棒,而且这并不是依靠刻意夹紧下体造成的,而是与生俱来 的一种紧致的感觉。此时,霍青玉才开始完全地感受到陆筱芸的美妙。

过了许久,陆筱芸的疼痛感终于过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如同蚂蚁爬过的感 觉。陆筱芸只觉得下体无比的肿胀和痒麻,情不自禁地开始扭动着身子。

霍青玉立即体会到了这一点,知道已经是时候了,就开始轻轻地扭动着自己 的身体,轻轻地从下面,在陆筱芸的身体里抽插着。

这种抽插很温柔,对于一个久经风月的女人来说,这种强度是微不足道的, 但对于一个刚刚破身的少女,这样温柔的动作却可以让她们更好地体会下体相互 摩擦的快感。

【嗯~ 嗯  】趴在霍青玉身上的陆筱芸,不需要任何动作,只用放松地享 受着男女交合的美妙。喉间发出的呻吟,温柔而且美妙,仿佛如同黄莺出谷般的 歌声一样。

霍青玉坐了起来,将陆筱芸抱在了怀里,两人变成了相拥而坐的姿势,霍青 玉一边轻轻挑逗着陆筱芸洞口的菊豆,一边继续不知满足地抽插着。

【好舒服  】陆筱芸媚眼如丝地看着霍青玉,送上了自己的香吻。而这时, 霍青玉轻轻地托起了她的身子,往下一看。陆筱芸顺着目光往下一望,正好望见 正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的硕大的肉棒,肉棒黝黑,却又闪亮,上面布满了自己少 女身子的象征,美不胜收的景色,让霍青玉和陆筱芸都看醉了。

【小姐看到了什么?】霍青玉一边抽插,一边用言语挑逗着陆筱芸。

【我,我看见一个大流氓的下体,正在我 正在我体内进进出出 】陆筱芸 一边喘着气,一边依依呀呀地喃喃回答道。

【下体是什么?小的不明白】霍青玉得理不饶人,继续挑逗。

这种挑逗并没有让陆筱芸反感,而是白了霍青玉一眼,却把头凑到他的耳边, 娇柔地说道:【是小流氓的大肉棒子,正在我体内抽插 啊   啊  好舒服 的】陆筱芸动情地呻吟着。

【怎么会这样。】只抽插了一会儿,霍青玉竟然觉得肉棒传来一阵剧烈的酥 麻感,竟然精关一颤,险些泄身。陆筱芸的下体的弹性实在是过于强烈,即使是 霍青玉这样的欢场老手也险些出丑,换了一般的人,不消半刻,定然会丢盔弃甲。

霍青玉急忙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屏息凝神,才控制住了射精的冲动。然后将 陆筱芸平躺着放在了床上,扶着她的腰肢,就像是骑士驱赶烈马一般,开始快速 地抽插。

【啊  啊  】更加高亢的声音,立即充满了整个房间。硕大的玉乳,并 没有因为躺着而有变型,而身子的激烈的动作,让整个玉乳不断地跳动着,霍青 玉立即一手一个,用力把玩,一边不断纵马驰骋着。

陆府的气氛已经十分热烈,尤其是管家让人不断燃放的鞭炮声,更是传到了 整条街道。陆府每一个人都都满心欣喜,小姐的出嫁让他们都欢心鼓舞。

然而,此时他们的小姐,却像是一直狗一样浑身赤裸地趴在床上,让一个男 人不断地从背后将自己的肉棒刺入她的身体。陆筱芸的身子随着霍青玉的冲刺不 断晃动着,胸前的玉乳也更加疯狂地跳动。

【爽不爽?】霍青玉看着秀发不断飘舞的少女,心念一动,一边轻轻拉扯着 她的秀发,一边用力地拍打着她的娇臀。而这样都动作并没有让陆筱芸有任何的 反感,反而让她更大地体会到异样的刺激。在头发的牵动下,陆筱芸抬起了头, 正好看见了放在床头的铜镜。

铜镜中的自己,疯狂地扭动着身子接受者男人的冲刺,而铜镜中的霍青玉, 也是同样地舒爽,不知满足地抽插着。

【爽,好舒服啊  】陆筱芸回答着男人的话语。但就在这时候,男人突然 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嗯  】陆筱芸发出不依的声音,仍然扭动着身子,但男人却依然没有动 作。陆筱芸一扭头,却看见男人狡邪地笑容,说道:【我让你舒服了,你怎么报 答我呢?】

陆筱芸看着调皮的男人,也是一笑,转过身来,一边说道:【好~ 大流氓。】

一边在他肩膀上一推,霍青玉已经顺势躺在床上了。

当两人的下体再次结合的时候,两人已经变成了【观音坐莲】的姿势了。陆 筱芸没有人任何的羞涩,坐在霍青玉身上,不断扭动着自己的胯部,一边扭动, 一边说道:【大流氓,这样美吗?】

答案不言而喻,霍青玉立即低头,用力地吮吸着那对不断跳动的玉乳,而双 手也开始用力地在陆筱芸的脊背和娇臀上抚摸着。

【嗯  啊  啊  ,大流氓  你真是人家的冤家,你引诱了人家,还 弄得人家心甘情愿把身子给你。】不得不说,陆筱芸在床第间的天赋十分过人, 动人的情话,比起肉体的刺激,更能打动一个浪子的心。

许久没有的感动,让霍青玉的动作更加疯狂,当趴在陆筱芸身上最后疯狂的 冲刺的时候,两人感觉彼此都融化了,就像进入了对方的身体一般,变为了一体。

冲刺,咬着牙极力地冲刺,每一次进入,都是重重撞在陆筱芸的花蒂深处。

而每一次抽出,激烈地带动着肉壁的娇柔,几乎都要翻出来了一般。

【啊  】一阵几乎尖叫般地叫声,让整个房间几乎都在颤动。

再也无法控制的精关已经打开,火热的阳精如同潮水般注入陆筱芸的身体, 强烈的刺激让两人都发出野兽般的嘶吼,而动作也在这一刻停止,似乎天地都已 经静止了一般,两人只感受着热流在彼此的身体内传递,以及对方火热身体的不 断的颤抖。

眩晕,美妙,各种感觉在两人心中激荡。此时此刻,两人只想这样一直抱着, 感受着彼此气息的交换,良久,良久  

离婚礼只有最后半个时辰了,玲儿按照约定来通知陆筱芸。

【小姐,时辰要到了。】

【嗯,玲儿,你进来吧。】陆筱芸叫道。

玲儿推门进去,陆筱芸已经重新穿戴完毕。正坐在梳妆台前面做最后的穿戴 了。

【小姐,我来帮你吧。】玲儿十分好奇,早上不是帮小姐穿戴好的,怎么又 乱了。

【好】陆筱芸却没有说更多,只是闭着眼睛,靠在了椅子背上,任由玲儿帮 她梳理。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玲儿问道。【是不是在想那个让你牵挂的霍公子 了?】

【没有,】陆筱芸温柔地答道:【我和他不再分开了,因为他就在我的体内。】

玲儿莫名其妙地理解着陆筱芸这句话,实在不明白什么意思。

一阵微风拂过,陆筱芸只觉得双腿有点量,一不留神,一股灼热而粘稠的液 体,突然从秘洞涌出,一下子湿润了整个下体  

【少侠愁眉紧锁,相比是为情所困。】灵隐寺的主持,看着和他一起对弈的 霍青玉,念念说道。本想开导他几句,却又听见霍青玉说:【大师,在下心里无 结,但却有牵挂。无结,自不会烦恼,有牵挂,却让我更加珍惜眼前。】

老僧笑了笑说道:【既然少侠已经看透,那就不必老僧再说了。不过,还有 一事,需由少侠知悉。】

【大事请讲。】

【少侠可曾听说过,风雷堂的堂主,三日前被人在秦淮河上杀了?】

【哦?死因如何?】

【不知道,只知道是中了一种极淫极毒的媚药。】

【阴阳散?】

【正是。】

——

【后记】

经过了大半年的更新,终于完成了《香山玉踪》这部小说。其实现在回过头 来,其中也有很多遗憾,因为时间原因,很多故事细节构思的并不算完美,这个 案件其实稍显单薄。

我极力尝试将各个线索写的不那么明显,但为了遵守【不无中生有地制造线 索】的准则,所以大家在仔细阅读后,猜出结果也是必然。某种意义上,我更希 望看到大家能告诉我说,我已经猜到了谁可能是凶手。因为这样,如果后面的故 事我能写得足够的精彩让大家看下去,这才是好故事的标准。

香山玉踪的故事是完了,不过霍青玉的故事还不会完结,这一次的故事中, 其实留了一些扣子。下一次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又会有新的故事的发生。

十分高兴很多朋友一直陪到了这一部的完结,再次感谢。